荒唐「七」

到这间屋子的人几乎没有好的结果,董晋卿见识过。一个女的居然勾引女的,荡妇,婊子,这是她这夜听得最多的话。这帮人想了办法折磨她,她一声不吭,烧红的细铁丝紧扣脚踝手腕,皮烫焦,血凝固。带倒刺的植物抽打。她经过刚刚的拳打脚踢早已没了气力,只剩闷哼和咬破的嘴唇。每当她快要昏过去,就会有人过来浇一盆水。这朵玫瑰快要凋谢,她最终还是昏了过去。

周涛不肯回家,她要去找董卿,必须去。她哥一棍子打昏她,锁在了家中,并喊人看着她,怕她醒了再出逃。

董晋卿第二天醒来在家中,庆幸自己还活着,同时有些失望,为什么不能死了呢。头疼,炸裂一般,浑身的伤口,脚踝尤为触目惊心。她突然想到了某人偏爱她的细白脚踝,呵,想她干嘛。佩服自己这种样子还能思考这么多。口渴,想起身却动弹不得。至此时才发现整个屋子像被拆了一样。“罢了,罢了,反正有没有无差”自言自语到。忍着口渴,又一次昏睡。

周涛半夜醒来,发现自己被锁,被监视便老实坐下。她知道反抗现在是没用的,等她哥回来,周涛开始谈判。
“她怎样”
“没死”周涛立即松口气“不过也差不多了”周涛立刻盯紧对方眼睛。
“我要去看她,最后一次,她不能死,她死了你相信我也会随她去。等她好了,我再也不会找她。”
“你去了也没用,你没有药,她没救了”
“我要去”字字铿锵有力
他打开了门“再被看到,我也救不了你了”。

周涛完全不顾及,径直跑了出去,到了董晋卿家看到的就是她安静的躺在地上,浑身血迹,衣衫浸着干涸的血,鞋子早已不见,脚底也是伤痕。她想起了过年被宰杀的山羊,白色的绒毛映着血迹,又继续想到山羊被宰割时的无助绝望。眼光停留在裤脚,周涛发现两裤脚血迹比其他地方多,她轻轻拨开,眼泪喷涌而出,说不出任何话语。那紧紧拧紧的铁丝缠绕在细嫩的脚踝,血早已凝固,铁丝周围被烫焦的皮肉,这么美好的人怎么能经受这样的折磨。她无比害怕,害怕董晋卿熬不过去,熬不过这可怕的现实。

“别喊了”地上的人传来声音。
周涛一把抱过她,董晋卿虚弱极了,这一抱,感觉目前这半条命也没了。周涛似乎反应过来,感受到她炙热的额头,仔细检查她身上伤口,边看边哭,最后快成了董晋卿安慰她。
“你别哭了,再不给我水,我真不行了”
周涛赶快跑去外边找了水回来,喂她喝下。然后把她的被子什么在地上铺整齐。
“擦干净,再去”董晋卿虚弱的说。
周涛拿毛巾,将还完好的地方擦净,看到手腕和脚踝,心简直要碎了,那些人不是在折磨董晋卿,而是她,她怎能忍心看到这样的董晋卿。她飞奔了出去。董晋卿迷迷糊糊以为她吓到了。

周涛跑去卫生室,苦苦哀求,给医生跪下来才求来一瓶生理盐水和几颗消炎药。

董晋卿感受到了周涛在帮她解开铁丝,疲惫的不想睁眼。“你这样轻拧不开的”
周涛听到一愣,看了看伤口,一咬牙,待把四个都取下来,周涛已经一身汗,豆大的汗珠落在地上,溅起看不了的尘土。用盐水冲洗,让董晋卿吃下药。将她抱到铺好的被子上。期间董晋卿再也没讲过话。

周涛看着差不多,悄悄离开了。董晋卿一直处于半清醒半昏睡状态,醒的时候,除了感受疼,就是发呆,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,世界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这荒唐的日子从不允许她思考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7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