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「六」

人到情深之处,所有的事都抛之脑后。只剩背心的周涛,淤青裸露。董晋卿颤抖的抚摸。
“他下这么狠手,他是你哥哥啊”
得到了一个温柔的吻的回应。
董晋卿爱她,但仅有的一丝清醒告诉自己不可以,她不懂到底怎样平衡这极端的感情。
天空阴沉,像是要下雨,黑漆漆的屋子里,交织的身形,偶尔一丝丝的喘息声也混着风声飘出,这见不得人的事透过未关牢的门传入了有心人的耳中。
沉迷于爱情的两人全然不知,危险的到来,失去了机警的鸟儿终会被猫捉到,馋嘴猫。
门被推开,撞击墙面留下浅浅痕迹,众人破门而入,两人顿时发愣,周涛一把裹住董晋卿,将她推至墙角,塞给她衣物。坚定又恐惧的眼神在每个冲进来的人脸上略过。一个炸雷响起,噼里啪啦的雨砸在地上,暴雨来了。
最前方的大叔开口“涛儿,我知道你是被这贱人陷害,她恨你哥我们都知道,你先走”
周涛愣愣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怎么是陷害。
人们看周涛发呆一动不动,径直上前将董卿拖走。那些女人边拖边骂“臭婊子,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……”,“涛那么好个孩子怎么可能跟她一样”,“这帮子鬼,真是不要脸”
周涛猛地起身,叫喊“不是她!不是她!”连滚带爬的冲出去。然而刚触到门便被一个人拦下,抬头一看,正是她亲哥哥。
“不是她的错,她没有,她没有”忽而一个眼神紧盯着她哥哥。
“是你,你找人来的,是不是!”发狂了一般扯着他领子。
一个巴掌甩过来,周涛只感到天旋地转。
“你还不懂事吗。”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周涛冷静了下来,眼泪早已不知不觉中蔓延整张脸。
“求你了,她要活,要不然我也不活”说着扑通跪下,而面前人也是气到发抖,马上一个巴掌就要下来,却忍住了。
“你先回去”

董晋卿被拖走,雨砸在身上,像一颗颗石子。她知道的,她看到了隐在雨夜中人,周涛的哥哥。他搞了她父亲,现在又来搞她,周涛啊周涛,我注定只能恨了。
被推搡,被辱骂。但当某一个人提到了她父亲,她无法忍受了。她回击的后果是倒地,一顿拳打脚踢,董晋卿身上沾满了泥水,却想笑。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7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