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 「五」

董晋卿是恨周涛的,恨她的哥哥,他带头去批斗,带头去殴打。恨周涛为什么不能拦着她哥哥。恨这个社会,她常用魔幻来理解发生的一切。

因为恨而去爱,可爱。

她们就这样,秘密而高调。周涛的哥哥不止一次警告周涛,董晋卿是臭老九女儿,反革命家属,她们之间不能来往,会对周涛带来灾难。在这一天,周涛哥哥终于爆发。棍子落在皮肉之上,不会裂开,而血液会淤积成泥潭。周涛不求饶,不做保证,闷哼对抗。脾气太倔的人终会吃亏,但目前看来,是周涛赢了。周涛哥哥放弃了,周涛从来不是循规蹈矩的人,只好提醒她人心险恶,她玩儿不过这个社会。周涛读过书预感得到这样日子总会结束,但是什么时候呢?

后来周涛想过,哥哥提醒她人心险恶,那他呢?在董晋卿心里也是险恶的人心。

燕归来,天气渐暖。董晋卿照例不定时接受批斗,她安安静静站在台子上,让人觉得这就是个柔弱的姑娘,哪有什么罪恶,可是那眸子裏透出的似乎能把人吞没的光又展现出她不是一般人,那个时代哪有什么人,牛鬼蛇神罢了。董晋卿被批斗时,周涛总会远远躲着,她不敢看,她无法接受那些人的言语和粗鲁的推搡,她愤恨那娇好的面容倒映在丑陋的男人和邪恶的女人眼中,可她无能为力,她没办法也不敢做任何事。

周涛终究是懦弱的,她也臣服于这大时代,必要时还要为此叫好。她晃悠到了董晋卿家门前,沉闷的木门发出吱呀声,倒在床上,感受着另一个人的气味头脑昏昏沉沉。周涛想这时代什么时候才能过去,什么时候啊!

不知多久,木门再次发出惨叫,纤细的身影走进来,衣服上沾染几处灰尘有几处裂痕。幸好还未至穿薄衫之日,雪白的肌肤严严实实掩于灰麻布。
周涛心疼,起身走近,拢了拢董晋卿的头发,顺手脱下她的外套
“来,我给你洗了”
董晋卿乖巧的褪下,只留下一件衬衣。
“饿了吗?待会我给你做饭”
周涛坐在水盆前,开心的洗衣服,为爱的人做什么都开心,周涛想到了爱这个字眼。
一双瘦弱却有力的手臂环上了周涛的腰。
“我站在台上,都在想你,想你我就不怕了”
吐息之间是好闻的春的味道,周涛有一瞬的恍惚。
冰凉的手指覆上周涛的胸前。
“别闹,我在忙呢”周涛侧头吻了她的手臂。

董晋卿,斜着身子扳过她的头,带着一丝苦涩的唇,贴上了另一片甜。苦涩,董晋卿太苦了。



总是忘记更文,像个傻子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9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