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 四

「我給你帶吃的了」周濤歡快的推開門,董晉卿正在洗頭髮。優美的脖頸露在外,周濤挪不開目光。

「你先坐一會,很快」董晉卿的聲音從密密的黑髮中傳出。

周濤將手中東西放下,走過去。雙手覆上黝黑的頭髮,揉搓,沖洗,董晉卿略微揚了頭,看她,看不到臉,只瞧得尖尖的下巴和灰色衣領。

「這樣了還是這麼愛美」
董晉卿沒有回答,也許完全不用回答

「我喜歡你的美」說完,拿過毛巾給她擦頭髮,抬起來的臉,白皙卻消瘦,爾眉眼如畫。周濤不敢想像多少人覬覦董晉卿。周濤就這樣面對面給董晉卿擦乾頭髮。當兩人目光碰撞,有什麼東西融化了,周濤湊上前,蜻蜓點水般的觸碰,讓人心尖發顫。

周濤無法形容那種柔軟,像自己做的蒸饅頭,剛出鍋帶著熱氣,卻又顯得粗俗。

兩個女孩,怎樣才算是愛,怎麼談愛。荒唐,可在這荒唐的時代,為什麼不能再荒唐些呢?

董晉卿後退一步,呆呆的望著周濤,她詫異她怎敢這樣。腦袋中像爆炸了般,嗡嗡作響。
周濤認真的望著她「這不該有的我知道,晉卿我知道,可我沒辦法,該怎麼辦呢」說著說著聲音就摻雜了一絲哭聲。
董晉卿看著心疼,走上去抱著她。什麼也不講,周濤就在她懷裡喃喃自語。

那天大概是夕陽西下的時刻,董晉卿背對光,萬物在她身後臣服。周濤要吻,吻的炙熱,要撫摸,摸的滾燙。無差別的酮體,卻又不一樣。董晉卿雖被生活摧殘,可她到底是嬌生慣養的姑娘,膚如凝脂無一字之差。周濤略粗糙的手指一寸一寸順著脊骨向下,再向下。如艱難的探險者橫跨於龍脊。另一手緊緊握著董晉卿的手,感受她的顫抖,感受她的艱難。她的下巴美極了,怎能讓人克制不去吻它。從下巴開始一點一點向下,滾燙炙熱的紅,和背後的天交相呼應。

玫瑰在指縫中綻放,在密林中盛開。一聲悶哼。
「卿卿,弄疼你了嗎」周濤溫柔的在她耳邊輕語。
「沒,沒有」董晉卿帶這些喘息,似痛苦也似歡喜。
周濤不再言語,細細的吻是最溫柔的回應。輕柔地撫摸最心愛的人,
指尖的不斷深入,董晉卿隨之顫慄,她要她的熱烈和溫柔。吻落在密林,感受到爆開的漿果,帶著汁水充斥著舌尖和鼻腔。隨著呼吸起伏的山丘,順著發絲低落的清泉,在寂靜的夜裡沈睡。

周濤一夜未歸,同董晉卿安靜的窩在破木板床上。懷中的人安靜的沈睡,同這夜一樣,沒有多餘聲響。月光透過縫隙映進來,多麼美好的夜晚,多麼美好的夜晚。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