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 三

周濤見過最美的人便是董晉卿,在這小鄉鎮,她身上有完全不同的光芒。可惜,她是下放的走資派。周濤總偷偷的在她屋子外張望,她和父親一起生活,那是個有文化的男人。周濤無法用詞彙形容他們身上的氣質,但周濤知道他們會被改變,人們來到這裡最終都成了另外一個樣子。

董晉卿的父親在學校教書,學校已不再是專心傳授知識的地方,十幾歲的孩子想著的全是如何抄家,如何貫徹執行,批鬥的場景是他們驕傲的資本,處在不同小分隊的人也常常爭吵起來,大家哄哄鬧鬧。沒有人會聽,只有周濤。周濤不處於某個陣營,她會在第一排聽著知識與愚昧的混合。也會去董晉卿家問問題,久而久之便熟絡。在那個時代,董晉卿父親對周濤贊賞有加,雖然她哥哥如此那般,但周濤個人卻是少有的願意讀書的人。董晉卿的父親講,知識能帶給你一切。周濤在董晉卿家聽到他們對話有時會很深奧,有時董晉卿會讀詩給她父親,那些周濤從未聽過的字眼,如同新世界,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。

董晉卿父親被批鬥,那些平日里的學生百般刁難,一個從前受人尊敬的教授,在毛頭小子面前,跪著爬出去,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在街上拖行,人心還能有多險惡?那幾天董晉卿終於感受世界之黑暗,同雨果寫到那般,人心的冷酷比黑冷更厲害。

沒完沒了的交代檢查,她父親順從屈服,年輕人沒樂子便讓她父親讀報,當她父親將某個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,念成革命路線,周濤知道完了,眾人炸窩,幾人上去拳打腳踢,怒罵反革命敗類,董晉卿父親唯一一下還手,激怒了這一眾狂熱分子。寒風刺骨的冬季,將水從頭澆下,棉衣浸濕凍出冰碴子,吊在樹上幾天幾夜不給水喝不給飯吃。這是殘暴,而十幾歲的少年卻不覺得,這個人講錯了,與他們信仰革命相悖,要死要死。周濤的哥哥在其中,帶頭澆水的是他,拳打腳踢的是他,周濤以為攔著董晉卿她就不知道了。一邊是親人,一邊是特別的人。

周濤攔著董晉卿,她不能去,她去了一切都完了,自己要完了,周濤也會完了。她在周濤懷中哭喊,手上抓出數條血痕,周濤只能用力擁著她,心中想,她決不能去。

董晉卿父親被帶回來已經奄奄一息,交代了董晉卿幾句話便離去了。周濤記得董晉卿的模樣,冷靜,絕望,細細的擦著這張與她幾分相似的臉,血跡乾涸在紫青色的臉上。董晉卿在一夜之間成長成另一個模樣。送进火葬场出来的骨灰也不知是谁的,每人随便一把,这就是亲人。從那之後,便只有周濤陪著董晉卿了,陪著她渡過難熬的一天又一天。她瞞著她,她希望她不怨恨自己,她以為自己不講便是秘密。

周濤也懷著一種愧疚和特殊的情愫,揣測不安的渡過那段日子。無論哪種心思都被隱藏,就像這個世界隱藏著更多秘密。

评论
热度 ( 16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