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 十三

“我总会想起你,所以我让自己忙碌”

“我一直在想你,任何时刻”

“那天我看到你了,你在人群后,从那以后我每次坐车都会习惯性回头看一眼,不过没有人等在那”说话人不自觉的笑了一下,标准的苦笑。

“我每年都会来,就是你离开那天,在那自言自语,我想你父亲在那也该认了我这个女儿。”

“他大概会跳起来大叫大逆不道”

“他可不是那样的人,还记得吗,我打架之后去找你,他仔细的帮我擦洗,碎碎念的像个老婆婆。我所有的对这世界的了解,对人的认识,是非的分辨都是在他那学到的,在那个破房子里。”

“不过我好久没回去了,回不去了”

董卿抬头望了望周涛,那人眼睛像一汪水升腾着雾气。

“唉”
董卿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,握住了周涛的手。周涛慢慢的将手势变为十指相扣。

“哥哥的孩子我只见过一面,后来做生意连过年也没有回去,我每年寄钱、寄东西,他那么倔,也不知道会不会用”

“那我们今年回去,回去看看,我陪着你。”董卿在耳边柔声说到。

周涛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,抽了下鼻子,擦了擦眼泪。她好久没有流泪,再见到董卿之后,又开始有情绪有悲伤,也会释怀。周涛转身摸了摸董卿的头,四目交接,周涛真想一口咬上那鲜艳欲滴。

“董父,我会好好照顾董卿的,不管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世人认为有多荒唐,我将负责她的余生甚至于每一轮回”
周涛对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,董卿凑上前抱住了她。这段感情实属不易,历经这么多年只靠着回忆来支撑,再次相见仍能约定一生。她们都比当初勇敢了许多,做尽荒唐之事也不惧怕。离开之际,仍是十指紧扣。

“难道我就不能照顾你了吗”
“你还小,只能我照顾你”
“那你陪我回美国吗”
“你想去哪里都可以”
“周老板可真有钱”
“董小姐可真浪漫”

后来周涛在日记中写到
“我们所行不过是情之深爱之切的事,只是恰好在那个荒唐的时代,那个时代太多事情超出范围,感情也在范围之外。我相信我们会等来认同的一天,她也相信。”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9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