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她是个角儿,打小跟着师傅走南闯北,台上的她光芒万丈,台下的她却豪放不羁。一双桃花眼,一张薄唇,道尽多少人世情,诉说多少心底事。十八岁成名,达官贵人讨论她台上的女装,也有年轻女子沉迷她的小生扮相。台下的她时常男装打扮,长袍马褂、眉目清秀,也收获不少眉目传情,秋波暗送。她也有小姑娘的心性,偏爱名字里的桃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“我也曾赴过琼林宴,
我也曾打马御街前,
个个夸我潘安貌,
原来纱帽罩啊罩婵娟,
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,
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……”台上之人平稳踱步,嗓音敞亮,英姿飒爽思奋扬,面如玉盘身玉树。

“好!”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台下传来,周桃望向台下众人,却无处寻这声音的来源。
待到后台卸妆,小厮说有人送来糕点然而未留姓名,她随手捻起一块,终究是女孩子,花花绿绿的糕点也令人心生欢喜。脑中回响起那一声好,随着糕点咀嚼下肚,甜而不腻。

“桃儿,明日董府小姐生辰请咱去”

“知道了,这董府真是阔绰,一下子出手这么多”

“听说董家小姐近日留洋回来,家中独女,必大操大办”

她并未回话,细细的描起了眉。镜中人宫花顶戴,光鲜亮丽。

总有人生来头戴金钗,衣着华服。而自己自幼吃苦,凭借那三分天赋也只到如此地位。爱曲儿之人见了夸句周小姐,普通人厌极了也嗤之以戏子。你着戏服黄袍加身又能如何,戏罢了,卸了妆,讨生活之人而已。她是个角儿,上了戏台,画了花脸,就由不得你不唱戏。该落幕时,再向往的剧情也要谢幕下台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3 )
  1. 李小圆盐酸氟西汀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