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[十一]

人们需要深夜来怀念,来发泄痛苦,来回忆过往。窗外灯火通明,这座城市发展的太快,一座座高楼平地而起,一排排矮屋夷为平地,人来人往,今天生情明天遗忘已不算话题。也有人守着一份记忆像守墓人,孤独又偏执。

周涛习惯性的抽出烟,烟雾中的安心是她为数不多的依靠。她想起了董卿离开那天,车窗里透出的消瘦的侧脸,单薄的衬衫以及裤管下缠绕伤疤的脚踝。她追不上那车,也不能追,年少的人总是无力迎对命运。

门被安静的推开,窗前的人沉浸在遥远的回忆,烟已燃到尽头。

董卿站在门口望着那人皱了皱眉头“你好,这里不能吸烟”。

周涛的背僵直一动也动不了,这声音必然是她,成熟了许多却依旧带可爱的鼻音。周涛曾多次酩酊大醉后,一遍遍想起两人相处的画面,想她对话的声音。

门口的人没有得到回答便走上前去说着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”同时准备丢掉那人手中的烟。一侧头,眼神便撞入一双通红的眼睛。兔子撞到树桩之后动弹不得,生或死是听天命。下一秒便得到一个拥抱,像是漫长的一个世纪的拥抱。

这边的人早已泪流满面,哽咽说不出话,手紧紧的收缩着,要把怀中人揉进骨肉,融进血脉。董卿以为自己会很冷静,可那双眼似乎要滴出血,修剪尖长的指甲几乎要插进手掌心。

这是她日夜思念的人啊,是她痛苦与美好的回忆。她曾经试着不想起她,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和痛苦交缠。可她不忍忘记周涛,她总在想周涛过得好吗?会找自己吗?又会自嘲,离开时她已经结婚了,现在应该有孩子了。

鲜艳的玫瑰总伴着狂妄的尖刺,而为她披襟斩棘的骑士却在遥远的另一个花田。现在骑士来了。

周涛的长发蹭在她的脖颈,坚硬得不像她这个人,发尾随着主人得啜泣一下下戳着细嫩的皮肤。董卿松开了紧攥得手覆上周涛得脊背,周涛曾经总说自己瘦的让她心疼,现在董卿抚着她的脊背感受到的只有凸起的骨头。环抱自己的手硌的生疼

“你说你,怎么把自己养的这么瘦”

说完,再也无法控制的情绪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面,终究在地上开出了花,积成了湖。长久的拥抱,让这房间成为一个孤独的星球,无人打扰。这近十年压抑的感情都将流露,都将展现,好的坏的都找到宣泄口。

“我以为,我再也见不到你,你会在国外结婚,生子,会过的无比幸福。我想你应该幸福,我就暗自祝福,每年你的生日我都许愿,你一点要过的很好,而我过得不好也没关系。”周涛趴在董卿肩头开口,董卿默默地不说话,小声地啜泣。周涛揉了揉怀中人的头发。拉开些距离,捧起脸,擦了擦面前人的眼泪

“见到你就好了,一切就好了”

 

兔子瞪着眼睛看着女孩,女孩摸了摸它“会好的”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4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