妄生

   ————  ‘’我的一生已经过完,现在的我是虚假的,我这样在世,只为找到她。我已在人间游荡了数十年,像我这样的东西人们叫我们妄生‘’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周家二小姐在中元节的晚上,捡回来一个孩子。所有人都避而远之,这孩子来路不明,谣言四起,说他是妖怪。周二小姐本就不受重视,如今更甚,变成人人厌恶,尤其是大小姐和周家大夫人。

       在周府最偏僻的角落,破旧的小园子,周二小姐仔细端详面前人,脸上脏兮兮却挡不住清秀的五官,头发虽用发带束起,也变得乱糟糟。坐在凳子上两条长腿一晃一晃,毫无拘束感。

        周二小姐回想如何遇到的这小孩,中元节晚上却是热闹,作为不受宠的二小姐是难得出门的,临河的街上红灯高挂,照的人脸上红彤彤,而周二小姐却被一双手抓住,回头一看是个脏兮兮的孩子,这孩子紧握着她的衣角,抬眼望向她,那眼里有星夜有灯火,她突然觉得无比熟悉。听说父亲知晓西域蛊术,可蛊惑人心,使人听从于他人,当时的周二小姐像是中蛊一般,深陷于那明眸,拉起手便将那孩子带回家。

“你叫什么”

小孩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却一声不发。周二小姐吃了瘪,撇了撇嘴。

“那我带你去洗洗吧。”

依旧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周二小姐打来一盆水,轻轻为面前这人擦洗,手不自觉的勾勒描绘轮廓。
“你怎生的如此好看,可惜了不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  面前人笑了,眉眼弯弯。周二小姐看这人这样反应,笑骂道“你这小哑巴,这有什么可笑的”
      
说完起身,走到身后要将其发带解下,之前这发带隐于乱发之中,周二小姐并未仔细瞧得,现在她发现这发带火红,像团火,烫金像熔岩,以为就要灼伤了自己的指尖,隐隐的痛感。

“你这发带……”

“像火,对吗”

周二小姐有些惊讶。

“你会讲话?”

“他们叫我妄生,我是女子,也不是小孩。”

“往生?小孩子叫这样的名字不太好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面前人嗤嗤的笑了,知道她从未听说过妄生“他们叫我妄生,你不可以,你须唤我‘卿’,董卿”。拉过周二小姐手,在手心写下这字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周二小姐看着她在自己手心写字,她有好看的手指,指尖却很凉。一笔一划轻轻划在手心,痒痒的却又发烫,周二小姐迅速抽回。
“董卿?不辞冰雪为卿热,我这是不辞冷眼请卿入,唉。你唤我杜若便可。”

“你生得真好看”董卿在心里暗暗加了两字“周涛”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1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