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「十」

      入夏的夜,风吹来都是热的,惹得每人身上都一层薄汗。周涛受朋友邀请来看音乐会,朋友讲来看看这位新回国的美人到底什么样。她的位置极好,清楚的看得到台上的人,演出的节目单攥在手中未曾打开,但她入门时便看到了宣传。“董卿,董卿?”周涛在门口站了良久,思索着这个名字,脑海中像放映机一样一遍遍闪过那容颜。直到同行友人喊她入场。
      
  周涛紧张,比初次去谈生意还要紧张。音乐会逐渐接近尾声,音乐厅好像越来越闷热,她手心鼻尖直冒汗。一颗心像加速的器械,迅速而有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 灯光再次亮起,诺大的三角琴边已经站了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笔直身形,微微鞠躬站直后抬首眼神环绕全场带着标志性的笑容,之后便端坐在琴凳上。
     
海岸被风暴袭击,海浪猛烈的冲击,片刻不得停歇。周涛明显感觉到了,她的心跳停了一拍,但她最终冷静下来了。那音乐柔缓如夏夜林荫小道的微风,抚慰着迷失人躁动的心。沉着冷静,这在商界混迹多年练就出来的能力,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展现。

  在董卿抬起头那刻,周涛心底如千军万马踏过,随之便是万里江山一片白,鸟渺无人烟的静。这就是常说的紧张到极致便是无比冷静。她还能快速思考,自己应该去洗把脸,接着进入后台,找到她。如果她不见,那就动用一切关系,她不能再失去董卿,绝不能。她是生意人,得到自己想要的,必须要的就是不择手段,更何况是心上人。
  
女娲造人时大概没有想到,人可以这么快的思考出一切后路,可以不顾一切的去找寻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 董卿在台上内心有些不安,但她不知道为什么,手下依旧熟练的指法,表情镇定,体态优雅毫无异样。台下人们目光无法离开她,前排的大佬们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。她习惯了,习惯了这样被人追捧,习惯了追随她的一束光,习惯了应对各种善意与不善。她唯一的不习惯就是,这片熟悉的土地。

演出结束,掌声雷动。董卿知道这意味着自己在国内发展的开端顺利,也意味着自己要面对多少鲜花与礼物。全场灯光打开,董卿扫过前排,那是青年才俊,政界人物,商场强者的专席,她能猜到其中一半人的心思,却发现了一个极好的位置是空的,微微失笑,这种高端社交场合也难得有人放弃。她优雅的起身,谢幕。那举手投足间的气质,俘获了众人的心。

后台,周涛动用了自己的关系进入休息室。她安静的坐在小小的沙发上,打量着这个小小的房间。周涛认为屋子里充斥这董卿的味道,混合着淡淡橘子花味道香水和久远的记忆。一边的架子上整齐的摆放着衣服,桌子上放着几本书,水杯就在面前,周涛愣了一下,她那么爱美的人,居然用了这样一个大家伙。

咸咸的海水在冲上海岸线后褪下,睫毛的微颤出卖了眼底的暗涌。这么多年没有消息,就这样突然的出现。她开始想董卿见到她会是怎样,会忘了她吗,还是会像自己一样。但周涛不想看到她流泪。

董卿走下台,助理便将她鞋子换下,脚踝处的伤疤在演出时用丝带缠绕,现在也被取下。多少人曾经感叹过如果她没有这伤疤该多么完美,她却不在意,认为这是她独特的标志,独特的记忆。

  向休息室走去,快到门口工作人员告诉她,有位女士在房间等她。董卿疑惑,通常会有男士仰慕来送花求交往,第一次有女士前来,不知何事。董卿自认刚回国还没到干预别人家事的地步,而对方态度也算友善。
 
休息室的门就在面前,屋内人正襟危坐,没有任何表情,不明就里的人看了还以为什么人得罪了这位主儿。而那微颤的嘴唇和攥着衣角发白的关节都透露出这人的紧张,还像个小孩子,不过学会了大人的方式。屋外人身着礼服,脊背挺直,如一枝绽放百合,细细的腰杆撑着无尽的温柔,细长的手指搭在门把手上却未推开,内心莫名的慌张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6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