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唐「九」

周涛生意越做越大,在国内也小有名气。但身为女性,她要更多的去迎合,去社交,去应酬,这是商圈不成规定的规定。她不得不更多的接触上流社会,听那些人聊什么蒙德里安的冷或康定斯基的热,贝多芬与肖斯塔科维奇,聊那些新出道女演员,谈那些新上映的影片。她没有听到过董晋卿这个名字,她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,做什么。她让人去找、去调查,她连一张董晋卿照片都没有。她想她那么有才华,必定会出众,可为什么查不到人。周濤卻從未想到那人會改了名字,董晉卿這名字后會跟上查无此人。

董卿在美国极少出门,这几年一直跟着导师在学习,除了出去参加活动,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学校,家两点一线,偶尔会去采购。她爱咖啡,却从不停留于咖啡厅,那是消磨时光的地方,她没时间值得消磨。社交活动也极少参加,她在同学中就是典型的高冷,优秀。就是出現在小說中的那種冰山美人,不知多少手捧鮮花的紳士拜倒與她石榴裙下,然後被無情的踢走。

太过于优秀的人会遭人妒忌,遭人讨厌,会被恶意揣测包围。但她不在意,这些不能伤害到她,反而会使她更加强大。有什么伤害能比得过那几年呢?有什麽痛苦比得過相思?她像是高岭上的野百合,傲然矗立,才不管周围乱石林立。
朱迅是董卿在遥远的美利坚唯一的朋友,了解她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,同时也保护着这董卿内心深处的脆弱。

朱迅见过她独自在深夜喝醉,凌晨坐在客厅痛哭,那般模样,仿佛世界都弃了她。也见过她偶尔的犯迷糊,黏人的很。朱迅国外生长,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,但她看到过董卿身上的伤疤,也听她偶尔的提及,虽轻描淡写,却暗含波涛。这个人就是这样,天大的事落在自己身上最终也只是一句轻描淡写,仿佛不存在,事实上那些事是她的磨难,痛苦和绝望。

飞机稳稳降落,长时间的飞行让人们疲倦。人们脚步轻浮的走出飞机,一个笔直的身形在其中格格不入。

灯光落在董卿身上,细小的灰尘浮游在空中,只有这一束光,女王一样接受着世人的目光。这是她回国后第一场音乐会。钢琴界后起之秀,文学才女一系列名号跟在名字之后,在这城市砸下了重锤。上流人士都听闻这是位不可多得的美人,性格清冷,并且至今单身。有些已经在猜想会被哪位商界大鳄收入囊中。

董卿终于回来了,回到了她出生的土地,以一个相似而不同的名字。叔叔在她回来之前给她做足了思想准备,让她考虑清楚。她无比坚定,也许她还是想着一个人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3 )

© 盐酸氟西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