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生皆苦,你也苦,但我不愿你苦

2018-08-26

她好像一直都比我勇敢,她敢于承认也敢于放弃。
而我却一直懦弱的不敢表明不敢直面她的勇敢。

2018-08-09

隔壁家有两个孩子,我没见过。

我从对着的浴室窗子“窥探”一家人的生活,有些猥琐。他们窗子总是开着,我的窗子百叶窗始终是拉着的,我试图来隔绝外界却又不得不感受着“家”。我在浴室听到他们交谈,在厨房听到孩子吵闹。

而我独自一个人住,我只有音乐和电视声,不讲话,也不交谈。天黑了我就开一盏廊灯,天亮着我就拉上窗帘。我窝在沙发和桌子之间吃饭,看书,看电视。我呆在地板上有无限安全,一双袜子,一条裤子把家里打扰了个遍。

窗外的景色很好看,水天一片。马路对面在开发,高高的吊机每天在空中盘旋,那儿马上也要有高楼耸立,一个一个钉在地面。

明天的我还是要这样。

2018-08-04

无题 三


罗志祥把孙红雷送回家,看着他熟睡并伴着轻轻梦呓,能听清的只有一些支离破碎的词语,比如别走和杀了我。罗志祥一脸冷漠的盯着他,这个男人居然打入内部这么多年还能全身而退,少不了接应的人。他啐了一口,拿出手机拨给排在第一位的联系人。

“渤哥,我在他家”对面的人不知说了什么,罗志祥轻声应答着。

“嗯,好,我知道”随后他又略带腼腆的叮嘱“你,照顾好自己”

手机另一端的人似乎给出了让他满意的答案,他脸上的冰川渐渐融了。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至好看的弧度,和之前盯着孙红雷的模样天差地别。

挂断电话,立马收敛了表情。站在屋子里搜寻着,似乎想要找出什么线索,但他也不知道该找什么,他们心里都清楚,孙红雷这个身份一...

2018-07-26

无题 二


  到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于张扬,上面的大老板开始不满,他只能说是怕孙红雷没死,并招致警察而来,要做到先下手为强。大老板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告诫他,想清楚自己的位置,有些人不该扯上关系。

孙红雷独自住在这个小镇,除了上课他便会去海边散步,有时候看着海会出现幻觉,有一种虚幻的场景在眼前浮现,最终占据整片海域。

“你还好吧?”一个略带口音的男声出现敲碎了他面前的所有幻象。

“啊,还好”孙红雷因突然出现的人感到拘谨。面前的人,还像个少年似的顶着一头黄发,身上带着烟火的味道。

“我看你在这儿很久了,我是那家店的老板,出来抽根烟”黄发青年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排档。

“我就是散散心”...

2018-07-21

【雷磊】无题 一

(人生就是这样,没粮自己下场)

“你还怕黑吗?”

每当夜深的时候,黄磊总会在脑子里盘旋这个问题。他是喜欢黑夜的,夜幕降临之后,他总要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点点灯光亮起,然后又一盏盏熄灭,黑夜也闭上了眼睛。

当他把屋子里所有灯都熄灭,尽情享受黑暗的时候,总会想起那人。那人每晚总会打开几年前他们一起置办家具时就买了的夜灯,灯光是暖色调的,小小的一个,当初他捏着它时样子特别可爱。

“灯亮了,才踏实”他说

黄磊知道他的不安,他总能知道,他在黑夜里的迷茫,在黑暗中的绝望。

黄磊赤脚走向夜灯,“啪”,暖黄色的光融进黑夜,散进心底。

“红雷,你在哪?”

孙红雷又一次从梦中惊醒,他又做了同样的...

2018-07-20

看了一篇雷磊文,太难受了

那酒我尝过了,入口醇香还带着些甘甜。埋下那天,满城的杏花梨花都开了,洋洋洒洒铺满天空。你说你喜欢这季节,抬眼望去便是粉白烟云。落花时节,你就在树下喝茶写话本,你的话本子只写给我看。后来,他们读给我听的时候,我总能看到你坐在树下和窗前的模样。

这酒本该是我们一起在山野烂漫处交错举杯,我却独自享用了。你说,当初的花瓣是不是没有选好,怎么回味会有些苦?你若是听到一定会跳起来打我从长亭到廊下。

可是,磊磊,真的好苦啊!

2018-07-18

今天下了雨,话剧的基调也是雨天

“在水里写字是什么感觉,稍纵即逝,瞬间消失无影。既不留念,也不执着。”
印象最深的是“只看需要和不需要”
舞美做到了优秀。
导演致谢,主演致谢。

2018-05-18

她在背后
撩起了我的头发
指腹顺着边缘滑进
小鹿钻进茂密丛林
躲闪也迅速
一步步踏在心脏

2018-05-10

巷子里的橘子汽水
老旧的电风扇在吹
凳子上晃着两条腿
感叹着夏天还不过去和我想要会飞
男生们要穿着白衬衫
女孩的短裙开出了花
我和你坐在小吃店门前
感叹着时光的美

2018-05-08
1 / 4

© 杀死那朵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